而致使部分拾荒者及非法拆除者趁机混入

2020-03-01 07:13

昨日,重庆晨报记者对此事进行了一番调查,发现原来是一些拾荒者见大楼工作人员搬离后,私自入场拆卸门框。

昨日,市六院旧门诊楼前,拾荒者已经离去,院方已围起警戒线。 重庆晨报记者 卢雨 摄

已有人员进场开拆

目前,院方已经加强了旧门诊大楼的看守和防卫工作。(记者 卢雨)

12月16日是公布招标结果的日期,这些拆除单位的负责人来到市六院时,却发现旧门诊大楼的一楼大厅内,堆放着一些被拆卸下来的门框材料,还有人正在对楼体外部的门窗继续拆卸,直到他们吆喝制止,这些人才停手。

市六院表示,很可能是保卫人员疏于旧楼的看管,而致使部分拾荒者及非法拆除者趁机混入,对大楼内的门框私自进行非法拆除。不存在“包给熟人做了”的情况。

昨天,该院纪委朱书记表示,招标会上,报价最低的一家为22万元,最高报46万元,全部超过20万元,按照相关规定不得已流标。

市六院的旧门诊大楼,至今已有20多年历史。应“重庆市职业病防治院中毒救治综合大楼建设工程”的施工要求,旧门诊大楼将拆除重建新门诊大楼。市六院旧门诊楼发出了拆除招标公告。最终,有10多家拆除单位提交了投标书。

至于门诊大楼提前开拆的问题,市六院解释说,这并非院方行为,而是有人私自进入旧门诊大楼拆卸铝合金门窗。

原来,前几天随着旧门诊楼内的各科室陆续搬移到新住院大楼,科室内原有的空调,以及旧门诊大楼内的电梯,都联系好拆除单位进行拆除作业。

这些竞标单位的负责人疑惑了:还未公布中标单位,就已有人进场拆除了,医院暗箱操作,将项目包给熟人做了?

市六院解释

闲杂人员进入非法拆卸

1990年修建的重庆市职业病防治院(即重庆市第六人民医院)门诊楼要拆除重建,前几天各科室已经陆续搬移。多家单位参与了旧楼拆除招标,可还没等到公布招标结果,就已有人进场对旧楼开拆。难道是医院暗箱操作?

招标没结果